今天是:   设为首页 | 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典型出镜
身边好人榜
别叫我“法官”,请叫我“法律服务员”
记民二庭副庭长熊辉同志
  发布时间:2014-12-29 14:55:39 打印 字号: | |
  熊辉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古板男人: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玩牌、不去娱乐场所,除了审案、钻研专业知识,其余时间就是陪老婆孩子。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恐怕我还不够格吧。”

  采访开始前记者就告诉熊辉,这次不聊案子,主要聊聊他的生活、信念和先进事迹,他微微一笑:“还是以庭里的集体为对象比较好吧……”在两个多小时采访时间内,这是他难得绽放出的笑容,大部分时间他延续着标准的“熊辉范儿”——语速和缓、一丝不苟,与聊案子时一样,听着听着就被带入了他的语境之中。

  在化解矛盾中获得快乐

  之所以选择熊辉作为采访目标,多半是由硬性指标决定的:去年他被工作单位浔阳区人民法院评为了先进个人、办案能手,作为院里的青年才俊,这些年在民二庭(商事审判庭)出现的新类型案件也基本落在他的肩上。他把自己的工作形容为九江经济发展的“晴雨表”:“2008年才20来件案子,去年就突破了100件,既说明本市从事经济活动的人越来越多,也说明大家的法律意识在提高。”

  但是,熊辉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学术型的法官,而是一个热情而富有信念的“法律服务员”。至少在当下的九江,后者仍然比前者更能在审判工作中“吃得开”,“我们这儿虽然是商事审判庭,其实还是处理家长里短的事比较多”,拿到案子,他的第一反应是如何化解矛盾。

  2012年底,一位姓周的女士委托律师,带着30万元的欠条走进了熊辉的办公室,诉求是要一位在南昌做生意的九江人郭某还钱。周女士说,这是她在郭某公司的入股凭证。仅从证据来看,本案不过是个简单的借贷纠纷——如果郭某不能证明他是在违背自己意志的情况下写下欠条,那么白纸黑字,欠债还钱、天经地义。但拿到该案的熊辉,经过与当事人的交谈后隐约感觉到此案在借贷的背后是桩情感纠纷:首先,郭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没有周的名字,二者郭的亲朋好友作证他俩存在男女关系。

  随后经过与郭某的交谈,熊辉进一步印证了他的想法,按照郭某所说,他是在2008年一次同学聚会上与周女士旧情复燃,后来周从江苏来到南昌与他同居。随着时间推移,急待“转正”的周,三番五次催促郭某离婚,郭某不答应,她便以跳楼相威胁,“要么给我三十万,要么你离婚”,郭迫迫于无奈才写了欠条。于是,熊辉认为,本案仅依据欠条裁决势必会激化双方矛盾,他决定背靠背地与两位当事人好好谈心。

  他首先跟郭某说,欠债不还是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,不管出于什么理由,既然写下欠条,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;又告诉周女士,让她坦然面对与郭某的情人关系,她的种种做法有伤社会风化,有违公序良俗,如果判她胜诉,对郭某的妻子、孩子也不公平。

  本案经过来来回回近一年的审理,郭、周最终在六万元的赔偿金额上达成了调解协议,宣告案结事了。熊辉长舒了一口气,“本案的结果算是情、理、法,三者效果的平衡统一吧。”

  这是典型的“熊辉式”案件。用民二庭庭长的评价来说:“他特别善于从现有的证据材料入手,在法律事实的基础之上尽可能接近客观事实。”而在熊辉看来,他的办法方案基于他对法官这个职业的理解:“每一个来打官司的人,就像身体里长了刺,浑身都痛,我们是拔刺的,并在拔刺的过程中获得快乐。”

  要让老百姓切身感受到公平正义

  很难从熊辉口中套出“法律信仰”、“弘扬法治精神”之类的慷慨陈词。他常常说脱去法袍,自己就是个普通老百姓,甚至比其他人有更多的顾虑,“即使非常生气,我们也不能打架、骂人”,特别是在工作中,法官言谈举止中的点点滴滴都会左右案件的进程,这是从事这份职业十余年来,熊辉悟出的道理。

  七八年前,熊辉曾接手一个普通的劳动争议案件。当时,一位保险公司的员工李某让几位市民购买了一种保险,后来投保人又把保险退掉了,李某先行垫付了他们交纳的保险金。事后,李某找到自己工作的保险公司退钱时,却被告知退保是要交纳手续费的,不能全额退还保险金。因为李某不熟悉公司规定,所以忽略了这一环节,公司认为他应当自行承担责任。所以,李某等于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了950元退给投保人。

  这950元,让李某丢掉了饭碗,也闹上了法庭。接手该案后,熊辉认为本案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,从法律上来说,很难支持李某要求公司退还他950元的诉讼请求,遂判决李某败诉。熊辉万万没有想到,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案件,让他吃尽了苦头——李某把满腔怒火都发泄到他身上,在上班路上拦截,扬言“要给你颜色看看”,经常到法院闹事。熊辉这才反省到:“他作为离过婚的普通工人,确实在此事上吃了亏。”经过他的耐心调解,保险公司终于答应拿出一部分钱来补偿李某。

这是熊辉职业生涯中最触动他的一个案子。“当事人为什么会迁怒于我?”事后,他反复思考这个问题,除了没有站在李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,他更意识到,对当事人是否足够尊重,才是一个法官的基本素养。“你不耐烦、急了或者暴露出任何其他的情绪,都会在当事人心中泛起波澜。”熊辉说,要让当事人不怀疑法庭的公平、公正,法官要充分地站在双方立场上去考虑问题,去理解对方。

  从此以后,熊辉一改铁面无情的形象,在工作中变得极有热情而且善于与人交流。按照严格规定,法官不能单独约见当事人,但熊辉说,这点在现实中很难做到。在汇聚了家长里短点滴小事的基层法院,要让当事人取得对法庭的信任,首先需要法官卸下高高在上的形象,以平和、服务的面貌示人,“这都是在工作中的点点细节中表现出来的”熊辉说,换做现在,他一定会用心地先找李某聊聊天,“要让老百姓切身感受到你是公平正义的。”

  谨小慎微、四平八稳是法官的标杆

  2011年,熊辉参加了江西省司法学院91届学生的20周年聚会,在同学中,他是为数不多的还坚守在审判岗位上的人,“有30%的当律师了,还有许多人没在从事法律工作。”如果比钱,熊辉很显然在同学中处在下游。多年来,身边一个个同学都从审判岗位走到了辩护席,对于这样的诱惑,熊辉总是摇摇头“我的性格偏保守。”

  熊辉告诉记者,20多年前他选择法律专业原因是因为父母有朋友当律师,他是受领父母旨意。而之后在审判岗位上坚守20年,是惯性为之,关于经济收益,他说,在他刚当法官的那个年代,这个社会还没有以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,“那时候没人谈钱。”

  近些年,随着法律服务市场的增长,律师的收入早早地把法官比了下去,熊辉说,现在的法官,说没有诱惑是不可能的。“我们就像擦玻璃的人,每天都要面对灰尘”,他坦言自己时常关注着法官违纪违法的事件,常为这些人而感到惋惜。他评价这些人都是在内心中对法律没有信念的人,他说自己做法官十余年,变得越来越“胆小”了,这才是法律人的共性,因为“越守法越胆小”

  熊辉把自己形容为“谨小慎微、四平八稳”的人,并且很自豪地表示“平淡”、“默默无闻”应该是法官的本来面目,他的性格可以作为一位法官的标杆。
责任编辑:浔法